• banner
无纺袋印刷
调试两三月只为误差不超“一个丝”(图)

  主办:中山市委宣传部、中山市文明办、中山市人社局、中山市总工会、南方日报驻中山办事处

  走在智慧松德超宽、超大的车间,人们一定会被这些“巨无霸”装备所震撼。这里最大的凹版印刷机高度超过2米、长度超过70米,图案经过10余种颜料套色印刷,误差不允许超过0.01毫米。毫无疑问,它们是力量、效率和精细的完美结合

  在印刷行业,除了钞票等有价证券之外,只有香烟盒对印刷装备的要求会如此严苛。原因很简单:烟草广告在大部分国家都被禁止,要想脱颖而出必须在包装上下功夫

  松德是香烟包装印刷装备的“隐形冠军”;在松德,曹杰又是把控这些印刷机装配质量的关键人物。这位只有中专学历的国家高级技师,不知不觉已在工匠道路上奋斗了35年。 ●南方日报记者 郑平

  正在总装的国产飞机马上就要试飞,一种形状特殊的精密零件怎么也达不到要求。深夜,高级钳工技师胡双钱又一次被叫醒,披衣出门临危受命……看过央视纪录片《大国工匠》的人,一定对这个情节记忆深刻

  在松德智慧装备股份有限公司,也有这样一位坚持了35年的国家高级钳工技师——曹杰

  所谓“钳工”,是机械制造行业中最古老的工种。只需要借助简单工具,经过錾削、锉削、锯切、研磨等工序,一个钳工就可以制造出人们想要的大部分配件。在机械制造行业,钳工是关键工序之一。越是精密的机器,对装配工艺的要求就越高

  作为松德最早一批员工,曹杰是大家公认的技术权威。松德售后服务主管郭巨华清楚地记得,公司大部分技术骨干都是曹杰“手把手”教出来的

  松德以生产香烟包装印刷机享誉业内,但很多人并不知道,除了个别核心部件,大部分零件都是从供应商处采购而来的。产品研发和组装调试,才是这家装备制造企业的核心竞争力

  一台有9组设备的印刷机,在近20米直线种不同的颜色,必须重叠在一根钢针大小的范围内。这意味着,9组印刷设备之间的误差不能超过0.01毫米

  0.01毫米,俗称“一个丝”,这是曹杰和同事们经常用到的刻度单位。据他介绍,就算一台小型的凹版印刷机,也有上万个零件。由于印刷品对精度要求极高,零件安装与机器调试,必须以“丝”为单位。零件多、精度高,一台印刷机从组装到完成调试,多则两三个月,最少也会超过一个月

  “做我们这一行,最大的毛病就是太枯燥”,曹杰不善言辞,郭巨华帮助他作了这样的补充

  2014年,松德适应客户的需求开发出一种超高速印刷机,谁也没有安装调试的经验。为了让产品准时交付使用,曹杰和安装调试组的同事工作了两个多月。为了突破一个关键技术难关,他们甚至在车间住了整整12天

  对曹杰来说,这样的技术攻关实在是家常便饭。只要松德推出新产品,曹杰就会扑在一线通宵奋斗

  戴上劳保手套、固定毛坯,双手紧握钢锉,身体前倾、双脚左弓右直……曹杰一旦拿上工具,就像提枪上阵的战士,浑身就充满了力量,面对陌生人时的拘谨消失得无影无踪

  “依靠全身的力量,才是标准动作,这样几个小时才不会累。”曹杰是一个讲究规矩的人,这样的动作要领,是他30多年前从师傅那里学来的

  如今,松德智慧装备生产的大多是高精度智能印刷机,一些大型凹印机每分钟能完成300米的印刷。这些30多年前打下来的基本功,曹杰已经很少能用上了。但这样的精细和执著,却是曹杰在工作中一直强调的:“技术就是技巧和耐心的组合”

  在曹杰看来,工作简单如拧螺丝,也是有规矩、有顺序的。“比如我们的设备,拧螺丝的顺序、力度都有严格的要求,一旦有差错,设备的间隙度和灵活性就达不到要求”

  “产品越是先进,对钳工的要求也就越高。”曹杰的要求自然有他道理:装配的技术越好,设备的精度就越高,使用的寿命就越长

  毕竟,单价千万级别的印刷机是一笔不小的固定资产,客户绝对不会轻易淘汰。而一旦设备在运行中出现故障,曹杰常常会被客户点名要求上门维修

  有一次,浙江温州一个客户反映,印刷的产品“颜色在跑”。曹杰带队上门多番检查,发现设备没有问题,印刷品的制版也没有问题。经过反复实验,曹杰终于找到故障所在:客户调色的顺序有重大瑕疵。事后,这家客户专门向松德发送了书面表彰信

  闲来无事的曹杰,最大爱好是阅读一个叫做“机械工程师”的微信公众号,这里有国内外最前沿的机械设计资讯和设计方案。设计师与工程师天生互补,常常带给曹杰品酒一般的快乐。他不禁向记者大力推荐:“总有一些我钻研不透的地方。这里面的那些设计方案,实在是太妙了!”

  落寞的钳工:年轻人很少再愿做钳工了“一点都不能算合格!”走在松德包装车间,51岁的曹杰对年轻工人凌乱的工具箱有些不满。这让他回忆起了自己的学徒生涯

  出生于铁路世家的曹杰,小时候是跟着铁路大军长大的。从东到西,铁路修到哪里,家就搬到哪里。深受父母影响的曹杰,从小就立志当一个拿着大铁钳的钳工

  “站钳工、坐车工、逍遥电工。”1981年,曹杰进入中铁五局下属一家单位,学艺之初,师傅就用这样的俗语来告诫他:钳工是机械制造中最辛苦、最枯燥的工种

  在曹杰的回忆里,来自东北国营厂的师傅有近乎苛刻的严厉:“尺寸稍有差错,他二话不说直接扔进垃圾堆”。但这样的苛刻和师徒传承,不仅让曹杰终身受益,也让他养成了师傅追求完美的“毛病”

  2012年,短暂回到湖南长沙老家的曹杰,考取了国家高级钳工技师的证书,这是钳工最高等级的技能称号,20多年的梦终于圆了。在此期间,曹杰还“抽空”参加了长沙市星河经济开发区的一次职业技能比武,“下手重了一下,毛坯的表面少了1个丝”,遗憾地获得第二名。在松德公司,曹杰则是连续5年钳工比武大赛冠军

  “机器可以自动化,但机器也是人制造的。机器出了误差,还得需要人动手修正。”

  但无论是曹杰还是郭巨华都落寞地发现,由于工作枯燥、劳动强度大等原因,技师之间师徒传承已经消失,年轻人很少再愿意做钳工了,技工已出现了明显的断层。对于这样现状,他们更多的是无奈



相关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