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banner
无纺袋印刷
1001ch.com彩63规则与玩法凹印机发明SD凹印对印技术

  76岁的马仁选,离开成都印钞公司已经10年,如今随儿子在北京居住。含饴弄孙之余,总忍不住提笔画图纸,这是他生活中唯一的爱好。一些职工依然清晰地记得当年老马趴在机器上凝神钻研的情景,“丝毫没有领导的架子”

  在成钞人眼中,正高级工程师、副经理、技术顾问,这些职称职务,远不及一个“SD凹印对印技术”给马仁选贴的“标签”那么实在。因为该技术标志着中国在国际印钞专用设备设计制造领域由引进、模仿步入自主创新,而该技术的核心正是马仁选突破的

  退休10年了,马仁选还是停不下笔,画出一张张机器图纸,不为其他,只因喜欢

  马仁选出生于巴中市平昌县高峰乡东升村,从小务农,24岁进入重庆大学,就读机械系机械制造工艺及设备专业。课余时到重庆轴承厂实习,机器的轰鸣声很吵,但在他看来,却总能“让人内心安静”

  31岁那年,他被分配到地处崇山峻岭中的国营501厂(现成都印钞公司),从车间技术员做起,当过车间主任、任过厂长,最终做到成钞公司副经理。员工们还记得,退休前,这个60多岁的老人仍然天天离不开机器,下车间时总要自己动手。因为他相信,“是骡子是马,要拉出来遛遛才知道。”

  成都印钞公司墙上,照片中的马仁选身材瘦小,头发花白,戴着一副老式眼镜,神情严肃。“风风火火,快人快语。没有八面玲珑的鹅卵石性格,浑身都是真性情。”《成都印钞》主编张华说,会场上,马仁选从不怕得罪人,一向仗义直言,因为他不愿意把精力耗费在说假话、空话、废话上

  现在,马仁选随儿子居住在北京,总不忘约印钞总公司的朋友相聚,了解行业新动态。他没读过小说,不听音乐,唯一的爱好就是翻阅印刷方面的杂志。只要一提到技术,他就会滔滔不绝

  第一次惊动印钞界时,马仁选还是个20多岁的毛头小伙子。当时,生产所需的材料全靠人力运输,担任生产调度员的他“看在眼里,急在心上”,于是决定设计组装一辆汽车。许多人认为这是“天方夜谭”,但马仁选全然不顾,到处筹备配件,反复琢磨、装配,硬是造出了一辆载重一吨半的汽车。这辆汽车只有发动机和齿轮采用国家标准产品,其余非标准产品,包括后桥、差速器、半轴等均是马仁选自制

  汽车开出厂房,奔跑在卢家坝的公路上,大伙儿高兴地叫它“野马”。靠着“野马”,生产运输上的燃眉之急得到缓解,马仁选也“愈发敢想了”

  40年后,当马仁选再次发明出新玩意时,动静惊动了国际印钞界。他此生最荣耀的日子,定格在2011年1月14日。当天上午,北京人民大会堂,主持人宣布“SD凹印对印技术”荣获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,71岁的马仁选作为获奖代表登台领奖

  马仁选回答:“是!”微笑着说:“好!”当日,新华社报道评价,凹印对印技术是印钞行业标志性的核心防伪印刷技术,印钞科技人员经过50多年不懈努力,发明了一种可以两面同时凹印印刷,并精准对准的钞票对印技术,在国际上率先攻克了雕刻凹印两面对印的世纪难题

  时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马德伦指出,新中国成立以来,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的获奖项目很少,印制行业能获得分量如此重的国家级奖励很不容易

  对于该技术的奥秘,马仁选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,“不过是图文印制滚筒按照一定比例设计。相关理论在中学数学就能学到,我只不过多运用了一步。”他认为,印钞技术犹如计算机理论,“要么是 0 ,要么是 1 ,只是不同的组合形成了复杂情况,能看穿,就很简单。”

  成都印钞厂车间,摆着两台四色对印凹印机,印钞纸被送入后,机器里的油墨充分转移,一张张双面印有图案的钞票吐出。滚轮转动,哐哐作响,好似重复着昔日的荣耀。目前在国内,这样的机器共有6台。2002年,印钞界的第一台对印凹印机就在此制成

  马仁选常说,“无凹不成币”。日常生活中,我们通过触摸主席头像、国徽辨别钞票真伪。假如手里是一张真钞,指尖则会产生明显的凹凸感,这来自于人民币特有的凹印印刷。我们手里的钞票大多经过单面凹印工艺,工人从机器取出单面印有图案的半成品,待晾干后,再印另一面

  上世纪80年代,凹印对印的构想不断被提起,“这对于印钞人来说,就像梦想飞翔一般。”马仁选一直惦记着

  2000年,一次参加行业印制会议时,时任印制行业书记拍了拍马仁选:“能否搞点什么名堂出来?我们要有属于自己的东西。”马仁选没有接话,但凹印对印这个念头,在他脑里“已经装了十多年”。在此之前,吃饭、看电视的时候,他总会走神,脑海里蹦出一个个方案

  回到公司办公室,已是副经理的他,拿起一块沙发垫往地上一扔,再找来一块近1米长的木板,发起了呆……此后,员工们时常看到马仁选跪在这块垫子上,面对木板,一笔笔地绘制图纸

  一个礼拜后,马仁选根据设想画了一张草图,给当时主管科技的技术权威、总工程师李根绪写了一封信,将自己的想法全盘托出

  很快,李根绪回了信,“想法好,支持你,大胆干!”随后,马仁选带着几个技术师,拉出一台闲置机器,动手改造试验起来

  当时,出于保密的需要,除了一起干事的师傅,没人知道马仁选在干什么。大家只知道,下班后常看到他穿着西服,趴在机器上埋头鼓捣,一起身,衣服上沾满了污渍和油墨。一天天过去,马仁选还趴在机器上,不少人前来围观,马仁选吼起来:“看什么?”第二天,一块布在机器旁围起

  技术员李本忠直到现在还记得,有一天凌晨四点,马仁选站在门外,把他从睡梦中敲醒,“我想出了一个新方案,要不我们两个去试一盘?”路上,马仁选一如既往地飞快前行,路灯把他的身影拉得很长,李本忠不由得加快了脚步…

  年底,马仁选完成了设备的设计加工,创造了行业印刷设备自主设计和自主加工的最快纪录,进行了11万大张钞票的试印

  随后,又经过一年多的工艺实验,2002年6月,第一台凹印对印机送达成都印钞公司,马仁选带领一帮精干人员,不分白天黑夜,仅一个月就完成了全部安装。11月28日,机器顺利通过专家验收,得到了总公司和专家的高度评价

  “再有本事,1001ch.com彩63规则与玩法也要夹着尾巴做人。”这是一直以来,马仁选的做人信念,当时,凹印对印技术引起了轰动,有记者前去采访,摄像机架起,他却躲在工人师傅背后,“这是几代人的梦想,是集体的智慧,不要宣传我”

  上世纪90年代,成都印钞公司刚刚从外地搬迁到成都,厂房还在建设,马仁选就抓起了1018工程项目。见钞票上的数字代码时而断线,他测量出第五套人民币每种面额的宽度差,提出错位给墨的方法,保证印码机给墨充足,力求每一张人民币的代码都清晰可见

  历经10年,马仁选带领成钞团队,试验了白水印工艺,改造了印钞设备,为提升第五套人民币的品质做出了贡献

  “对中层干部严厉有加,对工人和蔼耐心。”张华回忆说,去年,马仁选回公司参加50周年厂庆时,颤颤巍巍地来到车间,反复叮嘱大家“要研究新工艺,要实践,切忌纸上谈兵。”

  马仁选:曾担任东河印制公司501厂副厂长、厂长,成都印钞公司副经理,技术顾问,一级正高级工程师

  由其主持研制的“SD凹印对印技术”成果,荣获2010年度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



相关推荐: